跨境电商现在是不是做得很好 发展怎么样了

202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“加速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,充分发挥跨境电商作用,支持建设一批海外仓”,并首次提及“创新发展数字贸易”。跨境电商主要是通过电子商务平台进行交易,在平台上完成支付结算,并通过国际物流将商品送达买方,从而实现跨国零售交易。与传统贸易相比,跨境电商存在交易链条更短、回款周期更快、数据及时透明等优势。

“全球疫情的背景之下,中国供应链优势进一步凸显。速卖通平台在西班牙、法国、俄罗斯、巴西等国的订单量和用户数达到了三位数以上的增长。”速卖通全国渠道总经理王德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产业带商家要想获取产品溢价,需要通过语言、物流、结汇、爆品孵化、全店动销等难关。

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,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.98万亿元,增长15%;其中出口1.44万亿元,增长24.5%。

跨境电商进化

中国跨境电商起步于2013年,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启动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》的立法进程;上海自贸区成为指定外贸跨境电商试点区域,启动了全国首个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试点平台。

随后,天猫国际、考拉海外(原网易考拉)、京东全球购等大型平台的出现一改之前代购、海淘等良莠不齐的现象,另外,各类模式的进口跨境电商平台也不断地涌现,如小红书、洋码头、奥买家等,带动跨境购物走向常态化。

在过去相当长时间,依靠全品类或者运营驱动,一批以铺货模式生存的跨境电商卖家赚取很多利润,然而,这样的利润空间正在被压缩。

“核心的问题是供给,铺货卖家是没有供给能力的。”王德民表示,为了帮助缺乏电商运营经验的产业带商家,速卖通在义乌、深圳、杭州相继设立商家运营服务中心。

当前,跨境电商已经从过去粗犷发展的阶段,演进到需要创造价值的阶段。

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秦天一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跨境行业需要突围的点大致分为三块:第一,构建流量和用户价值洞察的机制和体系。对于电商企业来讲,它以前可能是通过亚马逊或者其他平台来卖,它扮演的角色主要是卖家,不能称之为一个产品或者一个品牌的商家。以前的玩法可能只需要招运营即可,现在要想构建流量和用户机制洞察体系的话,还需要涉及选品、调研等工作。

第二,将洞察到的价值赋能到产品上。对于电商企业来讲,以前员工中80%是运营,打广告卖商品,更多的是运营驱动。现在更加强调的是洞察到用户价值,进而到后端找工厂、开模具,在产品定位上去创新的能力。

第三,共建良性的供产销关系。前几年电商卖家赚了很多钱,这两年是货代赚了很多钱,但是对于工厂、供应商来说,他们是没赚到多少钱的,今年比拼的是谁能绑定更多的工厂、供应商。

秦天一表示:“对于国内电商行业来说,上述三点早已突破,跨境电商未突破的原因在于,前些年更多的是红利期,产业链条上的人没有动力去突破。”

“跨境电商是一股时代洪流,推动着‘中国制造’向‘中国品牌’转型。中国有持续的政策和科技创新,有强大的供应链和制造能力等比较优势。”亚马逊全球副总裁、亚马逊全球开店亚太区执行总裁戴竫斐表示。

亚马逊全球开店2015年进入中国,与中国卖家一起见证了中国出口跨境电商从无到有,从有到壮大,飞速发展的进程。戴竫斐表示:“过去,许多出海产品只有价格上的优势。但是,现在在亚马逊上,智能电器、办公用品、有特色的服装和家居用品等更有差异化、技术含量和设计感的产品,很多都来自中国。”

基础设施落地

跨境电商所需的基础设施,仓储、物流的建设同样重要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要支持建设一批海外仓。

海外仓模式优势明显,包括降低物流成本:从海外仓发货,特别是在客户当地发货,物流成本远低于从中国发货。同时海外仓有助于加快物流时效。从海外仓发货,可以节省报关、清关所需时间。当地发货,客户1~3天就可收到货,大大提升消费者的用户体验;对于商家而言,高效的物流也能够提高产品吸引力、竞争力,吸引流量。

疫情形势下,直发运输线路不确定性增大,舱位紧张、运费上涨带来商品无法按时送达等问题,而商家使用海外仓,可以提前铺货,保证商品正常销售。

“菜鸟在全球拥有超过30个海外仓,运营海外仓面积上百万平方米,其中在欧洲地区有超过10万平米的出口海外仓,包括比利时、英国、德国、法国、波兰、西班牙等国家,能覆盖欧盟24国和英国全境,官方仓所在国3日达,泛欧7日达,每日能处理10万订单。”菜鸟物流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截至目前,菜鸟已实现季度日均跨境包裹超500万单,依托速卖通的菜鸟过去三年出口包裹数量的CRGA(年复合增长率)为63%,同期中国出口包裹增速为29%。

不只是菜鸟,起步于东南亚的极兔也在发力。

极兔速递已完成印尼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泰国、新加坡、中国等地的布局。去年双11期间,极兔速递在新加坡设立了两个海外仓储中心,在泰国增加了超500辆干线运输车辆,新增服务人员超1000名,并对各地的转运中心和网点场地做了更新规划,投入大量智能自动分拣设备。

虽然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贸易环节中最重要的国家,但与之配套的物流、货运代理服务并未跟上。

秦天一举例称,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前,世界前十大的港口,中国只有一个,而现在世界前十大的港口中,中国有7个,然而,对应的货运代理公司却很少,前50大货运代理公司,中国只占个位数。

“这需要从业者拥有更大的野心和抱负做一个更好的UPS、DHL,而不仅仅是做一个国际版的顺丰或者中通。货运代理公司的运营模式非常传统,里面涉及的链条、人员众多,如果将数字化的能力附加上去,比如用RPA机器人代替纸质单证、打电话等操作,进一步优化流程,效率肯定会提高。”秦天一表示,在中国货运代理行业处于上升期,叠加数字化的能力,发展速度会更快。比如DHL花50年走的路,中国的某一家货运代理公司,它可能花5年就能走完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cfseo1997@163.com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(0)
上一篇 2022-05-15 10:35
下一篇 2022-05-15 10:38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返回顶部